国金证券副总裁姜文国:避免“选美”心态 注册制正引领投行业务

目前,科学创新委员会已进入稳步扩张阶段,投资银行正在积极争取市场份额。科学创新委员会以市场为导向的“训练场”正在重塑投资银行的生态。

近日,郭进证券副总裁姜文国接受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独家采访,分享了他从投资银行的角度对科技创新板和注册系统的理解。他说,早期的投资银行发挥了更多的渠道作用,如帮助企业标准化、准备申请材料、沟通和协调以及运行批准文件。在登记制度下,证券公司在企业价值发现、定价和销售以及风险识别方面发挥了更大的作用。

科学创新委员会:改变投资银行业务流程的后续投资体系

江文国认为,与主板和创业板相比,键盘的核心设计是建立后续机制。

第一,后续机制促进投资银行评估保荐企业的投资价值。“投资银行应该从标准化和合规性的角度考虑更多,从企业能否上市的角度来判断一个项目。直接投资部门应该考虑更多公司的投资回报和风险,判断公司是否有价值。”姜文国说道。

从利益角度看,投资银行部门和后续投资部门相互制约,有利于更好的发行和定价。投资银行部希望发行价格越高越好,发行价格越高,承销费用也越高。即使发行后股价下跌,投资银行部门也不会受到影响。不过,投资署会考虑,两年的锁定期过后,如果投资署亏钱,投资署便无法解释。

其次,科学创新板的出现也对整个投资银行业务流程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像许多证券公司一样,郭进证券也为其创新板业务成立了一个领导小组和一个工作组。除了投资银行部,研究机构、另类投资子公司和资本市场部也将参与。

姜文国表示,过去另类投资子公司很少参与投资银行业务,但现在参与项目的部门越来越多。“现在做科学板项目,从项目备选投资子公司开始跟上。如果另类投资子公司强烈反对该项目,那么投资银行需要非常谨慎地推进该项目,很有可能放弃该项目。投资银行也将参与项目的实施过程。”

注册制度:避免“选美”心态

今年6月,科学创新委员会正式成立,市场呼吁已久的注册制度正式开始试点。姜文国深感科学创新委员会的到来为许多企业提供了上市的机会。

他认为,要真正实行注册制度,就应该避免“选美”的心态。“我们的企业不是生活在理想的真空环境中,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缺陷。”姜文国表示,如果“选美”的心态依然存在,企业的过度包装问题很难消除。“注册制度的核心在于信息披露和市场化选择。应披露真实情况,并满足科学委员会的发行和上市标准,以便市场能够做出选择。”

此外,我们还应该理性看待科技创新委员会估值的修正现象。“目前,科技创新局的价格已经从最高点回升,这是正常的。我们应该以共同的心看待它。起初价格太高,但现在下跌是正常的,甚至一些个股未来跌破发行价也是正常的,这也表明我们的市场正在逐步走向理性。从市场化的角度来看,由于有必要支持和扶持创新型产业,一些企业不发行或退出市场是正常的。这是一个概率问题。”姜文国说道。

控风:三道防线做好合规控风工作

姜文国还透露了投资银行的困难,他提到今年以来许多保荐机构因违规而受到处罚。"我们没有犯错误的资本。"姜文国表示,郭进证券非常重视合规和控风。

“我们有足够的控风人员,公司非常重视风险控制。合规风险控制人员加上投资银行自身的合规质量控制人员数量达到历史最高水平。”

“我们的合规风险控制有三道防线:第一道防线是项目团队,第二道防线是投资银行的质量控制,第三道防线是公司的合规风险控制核心等部门。”姜文国说,最重要的是,第一道防线是项目团队。郭进证券要求每个ipo项目必须由证券代理人现场管理。作为第二道防线,质量控制部门应深入业务前线,跟踪项目的全过程。作为第三道防线,合规风险控制核心等部门应履行各自的职责,通过干预主要业务环节来控制关键风险节点。

战略:聚焦首次公开募股和医药深度培育

姜文国表示,目前郭进证券发起了100多个ipo项目。一些企业有条件申请科学委员会并选择在哪里上市。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愿意这样做,但也有投资银行的建议和专业判断。

多年来,郭进证券逐渐在制药业和汽车零部件行业形成了一支经验丰富的团队。例如,在郭进证券目前申报的四个科委项目中,有三个是制药企业。

姜文国表示,在审计过程中,制药企业有两大担忧:一是研发成本资本化。对许多制药企业来说,如果它们不将研发成本资本化,它们的利润可能是负数。二是医药企业的销售费用太高,监管部门也重视这个问题。将询问所有制药企业销售费用的合理性和合规性。

关于投资银行未来的发展战略,姜文国表示,郭进证券未来将继续关注ipo。“近年来,我们的ipo业务已经跻身行业前十名,最好能达到第三和第四名。我们的再融资和并购业务在业内排名约10位。债券目前并不强劲,所以他们正在雇人来增强实力。”

快乐十分钟投注 四川快乐十二 1分彩官网